长沙热线-我们的长沙,我们的热线.

拆解华为财报:两大业务增长乏力,研发投入持续攀升

  3月31日下午4时,每年一度的华为财报发布会如期而至,在去年的发布会上,时任轮值董事长的“小徐总”徐直军曾感慨“华为要力争在2020年活下来,争取2021年还能发财报”。

  现在看来,“最艰难”的2020年,依旧让华为挺过来了。

  DoNews整理了本次华为财报发布会的内容(正文下方),以供读者参考,并结合2019年财报对2020年财报进行分析。

  2020年,在疫情和美国打压的双重影响下,华为的财报数据较以往“失色”不少,最主要的三个数据:销售收入为8,913亿人民币,仅增长3.8%,而2019年华为销售收入为8,588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19.1%;本期净利润为646亿人民币,较2019年增长3.2%,营业利润较2019年有所下降;经营活动现金流则大幅下降,较2019年大减61.5%,降至352亿人民币。据介绍,经营活动现金流的减少,主要原因是投入研发和物料储备之中,不过仍在预期范围内。

  值得一提的还有华为的营业利润率,从2018年高点的10.2%逐渐降低到8.1%,目前华为营收接近9000亿,但净利润仅为646亿,与之对比,阿里巴巴和腾讯集团2020财年营收都在5000亿人民币左右,净利润却都在1500亿以上,这一趋势令人担忧。

  尽管如此,轮值董事长胡厚崑依旧在演讲开始时说:“不管我们的经营状况怎样,我们都一定把真实的数据呈现在大家面前。”作为非上市公司,华为发布年度报告,并非一种义务,而是一种对内和对外的责任,甚至可以说是华为的一种骄傲。

  下图为2020年财报中的五年财务概要:

  如果对比2020年和2019年财报中销售收入、营业利润和经营活动现金流的五年复合年均增长率(GAGR),则能直观感受到,2020年是华为“原地踏步”的一年,甚至可以说是扯了过去几年高增长的后腿(上方三张图为2020年数据,下方为2019年,(8)%指负增长)。

  在2019年时,华为就预料到外部环境将更趋复杂,而在艰难的2020年后,未来不确定性将常态化已经成为华为上下的共识,华为的应对,也一直受到全世界的关注。

  具体分析华为2020年业绩收入,受影响最大的是消费者业务。2019年,华为消费者业务依旧保持了34.0%的高增长,但2020年,由于供应链受到更加严苛的禁令影响,华为手机出货大幅下降,并剥离了荣耀品牌。此前华为曾提出“1+8+N”战略,作为“1”的手机业务萎缩,PC、平板、智能穿戴、智慧屏等业务虽然同比增长高达15.4%,但消费者业务总体仅增长了3.3%,为历年最低。

  比消费者业务增长更低的是运营商业务,仅为0.2%,不过这一业务在2019年的增长也仅为3.8%,虽然2020年国内5G网络正在高速建设,除美洲外其他市场的5G网络也在稳步推进,疫情也有一定影响,但总体而言,中国市场的小幅增长加上国外的小幅萎缩,最终营收基本不变。

  相对亮眼的是企业业务,增长了23%,而2019年时增长率还是8.6%,不过企业业务占华为营收比例仅为11.3%,对华为整体业绩的提升还有限。

  按市场来看,2020年中国市场华为的营收增长达到15.4%,占到总营收的65.6%,较2019年的59%高出6.6个百分点,不过2019年时中国市场的增速高达36.2%,考虑华为在中国市场业务的趋于饱和,在没有新增长点的情况下,增速可能将会继续放缓。

  其他市场中,美洲市场降低最多(2019年,美洲市场还增长了9.6%),这是由于华为运营商业务(部分国家运营商市场投资波动)和消费者业务的双双折戟;亚太和欧洲、非洲、中东市场的降幅都在10%左右,其中亚太市场已经连续第二年衰退(2019年为负13.9%);欧洲、非洲、中东市场则由正转负(2019年为0.7%),主要受影响的是消费者业务,由于华为手机无法使用GMS生态而带来的衰退,可以预期这一负面影响将是长期的,目前来看有可能破局的方式,就是被华为抱以厚望的鸿蒙系统。

  总体而言,目前华为运营商业务的增长已经到了瓶颈,消费者业务的增长则面临供应短缺、国外市场萎缩的挑战,2021年,中国市场可能将占到华为营收的七成,在运营商、消费者业务增长停滞的情况下,企业业务可能将成为华为唯一的增长点。

  也因此,华为是否存在战略上的转型,成为业界关注的话题。对此,胡厚崑表示,华为的业务战略不存在大方向上的改变。首先,依旧会聚焦在ICT的基础设施上。“我们聚焦ICT基础设施的目的,是我们看到了整个社会数字化的进程是不可阻挡的,我们希望通过聚焦ICT基础设施,能够扮演好社会数字化转型的使能者角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