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热线-我们的长沙,我们的热线.

云转型7年之痒,金蝶“战略亏损”何时止?

  近日,金蝶发布2020年度财报,归母净利润扭盈为亏,这也使得2020年成为金蝶历史上,第二个亏损年。

  云转型,似乎让长期以来保持正向盈利的金蝶发展越发沉重。

  过去一年,在云业务上,金蝶保持了较为稳定的增速,占全部营收比也在逐年上升,但空有增速,仍未见盈利。金蝶的云转型从2013年算起已进入第8年。市场普遍认为,业务转型只会让金蝶业绩短期承压,待到金蝶云业务破茧时,就将迎来复苏。

  2020年,金蝶亏损3.35亿元,上年同期为盈利3.73亿元。从年度财报看,金蝶未能如期“破茧”。

  除了亏了3个亿,金蝶的营收增速不足1%。作为业内最早察觉到市场变化,进行转型的金蝶,云阵痛还要持续多久?

  /01/

  营收增速放缓

  转型阵痛延续,一年亏了3个亿

  在业内,金蝶是较早布局云转型的企业。早在2012年底,金蝶就提出“云转型”的概念。当年4月,金蝶云服务体验发布会上,宣布启动金蝶云服务战略。

  当时全球ERP市场规模正在逐年小幅增长,2011-2018年间CAGR(复合增长率)为2.9%,增量主要来自云ERP;ERP向云端转型趋势明显,2018年云ERP占比扩大至43.1%。金蝶提出云转型,是明智之举,其创始人徐少春更曾在2014年挥起大锤砸掉服务器,正式宣告成立“ERP云服务事业部”。

  当时,徐少春表示:“今天,表面上看,我们砸掉的是服务器,实质上砸掉的是旧思维,砸掉的是恐惧变化的心理,我们要以海盗精神,颠覆ERP行业,和中国企业一道,共同实现移动互联网转型,为中国经济发展贡献智慧力量。”

  在转型当年,金蝶净利润首次为负。营收增速为-12.71%、归母净利润增长为-196.73%。但在此之后,营收增速不断回升。2013-2017,其营收增速分别为:-9.25%、-3.47%、2.57%、17.40%、23.70%。这一阶段,金蝶通过云业务,顺利实现了当初所言的移动互联网转型。

  数据来源:东方财富网

  不过,好景不长,云转型的阵痛,金蝶还未真的飞出去。

  2018-2020年,金蝶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,营收增速分别为21.93%、18.40%、0.93%。从过去7年的整体看,营收呈现先扬后抑的走势。云转型让金蝶在营收方面短期承压,虽布局2年内有所回升,但近几年再次下跌。

  2020年,金蝶全年实现收入33.56亿元,同比增长不足1%,或许可从两方面找到原因:其一、成本控制不力;其二、云转型仍在阵痛,成效不稳。

  图片来源:金蝶财报

  从成本看,2019-2020年,销售及推广成本不断攀升,分别为:13.74亿元、14.25亿,对于金蝶这类企业,扩大销售成本,意味着,急需要通过支出扩大市场份额。但这种销售成本换营收的做法,显然未见成效,但金蝶在占领市场方面的迫切显而易见,以及为了争夺客户所付出的成本之大。

  与此同时,为了提供更好的产品,金蝶的研发和开发支出也在扩大。2018-2020年研发和开发支出分别为4.05亿元、5.87亿元、9.84亿元。

  在加强了研发和销售成本后,金蝶的营收仍没有明显的增长,反而拖垮了净利润,2020年,金蝶归母净利润为-3.35亿元,上年同期为盈利3.73亿元。可以说,2020年把2019年的净利亏没了。从2012年算起,这是金蝶历史上,第二次归母净利润呈现亏损。

  业绩承压、净亏损额高于市场预期,金蝶也遭遇了摩根大通、美国资本集团的接连减持。其中,美国资本集团于去年10月减持703.60万股,涉资约1.68亿港元。同月,金蝶国际被摩根大通减持2956.97万股,涉资约6.50亿港元。

  除外资减持,金蝶主席徐少春亦减持3000万股旧股,套现6.03亿至6.15亿元。金蝶国际执行董事兼CFO林波亦在去年5月份套现约630万港元。

  由盈转亏,内部高层套现,金蝶还飞得动吗?

  /02/

  大企业的窗口,并不容易飞进去

  近几年,金蝶在云业务投入不少心血,虽然未为金蝶带来财务上的增长。但云业务的增速确实在提升。

  2020年,金蝶云服务业务收入达到19.12亿元,相比2019年的13.1亿元增长45.6%。云服务收入在公司全部业务中的占比也相应达到57%,超过半数。

  从营收占比看,云业务正在成为金蝶的支柱业务,说明金蝶转型决心极为坚决,从增速看,云业务收入成为金蝶财报的亮点。

  金蝶云业务的收入主要源于三个平台:面向大型企业的金蝶云·苍穹、面向中型企业的金蝶云·星空以及面向小微企业的金蝶云·星辰。具体来看云业务的表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