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热线-我们的长沙,我们的热线.

抖音之后,互联网失去创造力

  12月11日,人民日报发文评论时下火热的社区团购,奉劝大型互联网公司“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”,应该将互联网累积的数据和算法,用于促进创新。

  可惜的是,互联网创新乏力的状况已经存在了好几年。今年以来很火的互联网公司和产品,其实都不新鲜,而是陈年旧事。

  社区团购,因为互联网大公司纷纷入局,在今年下半年火了。不过,这种模式早在2015年就已经出现,2018年,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就投了长沙的兴盛优选。同年,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,将社区团购称之为互联网的微观创新。

  朱啸虎还对比了前后的不同,称“几年以前就已经兴起过的社区拼团,主要是在一二线城市做,比如说上海、北京,但这些城市的消费者选择面非常广泛,用户黏性没有这么高。现在是在二三线城市兴起的,消费者的选择没有这么多,它的用户黏性和复购率相应也就高很多,这是本质上的差别。”

  至于团购的模式,存在更久。我国第一家团购网站在2010年上线,到2011年5月,我国团购网站的数量超过了5000家,随后爆发千团大战,共烧了70亿元人民币,成立于2011年5月的美团百战余生,如今市值1.7万亿港元。

  微信视频号今年也很火,1月份上线内测,6月份,张小龙就发朋友圈庆祝日活超2亿。不久前方正证券的报告预测,目前视频号的DAU峰值为3.5亿,长期空间预估6个亿。

  不过,腾讯早就在做短视频了,2013年9月28日,微视上线,主打8秒短视频,当时的微视由腾讯微博团队孵化出来,主战场是腾讯微博。2014年,微视还是明星产品,但进入2015年,微视就被腾讯战略边缘化,2017年4月10日曾被关闭,2018年又被再次重启。

  抖音、快手的亮眼表现,让腾讯患上了短视频焦虑症,除了重启微视,从2018年开始,腾讯还陆续做了十几个短视频产品,包括企鹅看看、闪咖等,但都没有运营起来。不得已,张小龙才亲自出手。

  还有在今年成为显学的直播带货,但京东直播、淘宝直播和快手直播,都起步于2016年。抖音晚一点,在2018年前后也开通直播功能。在此之前,秀场、游戏直播等已经存在多年。2010年上线的YY直播算是鼻祖,2016年前后,还爆发了千播大战,周鸿祎、王思聪等人纷纷下场。

  B站在今年成为了互联网新贵,目前市值超过260亿美元,不过,这是一家成立于2009年的公司。

  近几年,互联网的创新能力弱到了什么程度?看看下面这张表就一目了然了。日前,Trustdata公布了2020年10月移动互联网全行业排行榜,按月活跃用户数排名,前20名的APP中,全都是老面孔。

  新浪年龄最大,成立于1998年12月,其次是QQ,1999年上线,年龄最小的是抖音,2016年9月上线,其次是拼多多,2015年底成立。

  也就是说,抖音之后,再也没有诞生过一个国民级应用。这也意味着,近几年,互联网失去了创造力。

  更让人警惕的是,近几年,各大互联网巨头企业利用海量数据、先进算法和雄厚资本,在制造一个又一个风口的同时,也暴露出越来越大的破坏性,比如,共享单车、长租公寓,还有P2P,资本涌入时,风光无限,资本退去时,则留下一地鸡毛,不仅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,还给社会造成了不小的伤害。

  此外,除了解决用户的真实需求外,互联网公司还针对人性的弱点来设计产品,近几年也饱受非议,比如今日头条、抖音和拼多多。信息流开发者阿萨·拉斯金曾说过:“在你的手机屏幕背后,有上千名工程师正试图使软件最大限度地让你上瘾。”

  作为国内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,张一鸣对人性都有深刻的认知,他多次表示,他成功的原因来自于延迟满足,但他打造的产品,都是让人第一时间得到充分的满足。他还说,算法没有价值观。

  最新公布的QuestMobile数据显示,从视频类APP的粘性分布来看,抖音及快手已成为90后用户的“时间杀手”,用户平均使用次数最多。其中,月人均使用时长均在1000分钟以上,月人均使用次数均超250次。

  现在,人们期待互联网巨头们不仅能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,更能承担起推进科技创新的责任。那么,互联网能找到新的事物、新的变量和新的要素吗?

  互联网创新的原动力

  美团创世人王兴是公认的互联网思想家,在2010年创办美团的时候,他提出了一个“四纵三横”的理论,新浪,认为互联网一直在解决人的四大需求,分别是娱乐、信息、通信、商务。然后,电影,他选择了商务这个赛道,美团最早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,按王兴的说法,淘宝做的是实物电商,核心是送货上门,而美团做的是虚物电商,核心是让用户出门消费。